岁月网站:http://suiy.qikan.com

岁月2019年第4期  文章正文

只有风知道

字体:



  而命运尾随而至,进入我们的清醒,好似疯汉挥舞着剃刀。

  ——引自阿尔谢尼·塔尔科夫斯基语代题记


  那一夜月光如水,我漫步在湘水北岸的十里长堤,却总是疑心自己每一脚都如同击在空明的水色之中。江上微波粼粼,似万千问号不断地重叠涌来,而江岸垂柳依依,像是离人挥动的长袖,亦牵动着我的思绪,这使我又一次想起了马叔。

  马叔当然姓马,单名一个武字,老家在资水中游北岸的唐家观小镇;我家在小镇下游三里处的白驹村,彼此算是同乡,所以很少喊他马书记,而是叫他马叔。

  我此前曾接过他一个电话,他说,“小李啊,你怎么也学鲁迅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岁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