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月网站:http://suiy.qikan.com

岁月2019年第6期  文章正文

上海房东

字体:


  我2004年刚到上海时,并没有租房子住,而是蹭住在同学的集体宿舍里。他那时在上钢三厂工作,就是后来开世博会那地段。宿舍是两人一间,两张上下铺的高低床左右分立,很容易就给我一个床位。这对于当时月薪2000多块钱的我而言,可是莫大的恩惠,省的不只是几百块的房租,还有水电煤和网络费。后来他跳槽走了,我凭借着他的面子和自己的好人缘,竟然又继续在那里蹭住了几个月。算起来,前后在那里住了大半年的时间。当然,钱虽然省下了些,却并没攒下来。别看我当时收入低,心气还是挺高的,我很努力地在追求一个女孩。现在想想,也不知道当时哪儿来的勇气,隔三岔五就穿着一条没熨过的裤子,捧一束鲜花,站在她那所985高校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岁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